“犹豫不决的选民会削弱民主吗? »11

作者:茅耖乳

<p>投票犹豫不决必须被视为候选人表现的衡量标准,而不是公民责任的标志</p><p>对于政治学家马达尼·切尔法(Madani Cheurfa)在“世界”的一个论坛中,74%仍然未定的选民可以自相矛盾地被视为比其他人更加尽责的公民</p><p>作者:Madani Cheurfa发表于2017年4月14日下午5:33 - 2017年4月14日下午5:50更新播放时间4分钟</p><p>为TRIBUNE订户保留的文章</p><p>通常情况下,新闻标题和评论将停止在那些尚未决定的选民身上</p><p>在第一轮总统选举前不到十天,选民们就不会做出他们的选择,并会陷入犹豫不决和犹豫不决的状态</p><p>这些犹豫不决的选民似乎既承担了如此不可预测的总统选举的责任,又承担了维持危险悬念的错误</p><p>他们的犹豫不决会削弱民主</p><p>这些评论隐藏了对法国选民以及特别是未决选民的价值判断</p><p>它们包含一种隐含规范的表达,这种规范在道德上和文明上取消了犹豫不决的资格,特别是因为民意调查接近截止日期</p><p>让我们首先尝试找出这些犹豫不决的选民是否众多</p><p>答案由Cevipof法国选举调查的最后一波提供(“法国选举调查:了解2017年”,2017年4月)</p><p>有人询问法国15,623名投票年龄人口的代表性样本</p><p>其措辞如下:“下一届总统选举的第一轮将于2017年4月23日举行</p><p>你能否在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中给出0到10分</p><p> “0”表示被讯问的人非常肯定他们不会投票,“10”表示他们肯定会投票</p><p>结果显示,66%的受访者肯定会投票(注10),其中34%或多或少犹豫不决(其他注释)</p><p>让我们继续详细说明66%肯定投票的人的意图</p><p>他们表示可以选择投票给候选人,也可以选择空白或不投票,但这个选择是明确的还是仍然可以改变</p><p>结果显示,64%的人表示他们的选择已经停止,36%的人仍然可以改变主意</p><p>让我们补充一点,在64%选择候选人候选人的人中,61%的人表示我们按照该候选人的会员资格投票,默认投票率为39%</p><p>所有这些结果都表明有三种类型的犹豫不决:....